欢迎来到江西企业家网! 手机版 公众平台
官方微博
Booklet printing
首页> 舆情 > 正文

30年前的股票而今成废纸 20年“讨债”无门

2016-09-18 12:40:45|来源:江西商报|收藏|

【内容摘要】近日,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向江西商报社投诉,称其在1986年购买了南昌市第一城市信用社(以下简称一信社)发行的个人记名式股票50股,股金总额...

\

\
近日,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向江西商报社投诉,称其在1986年购买了南昌市第一城市信用社(以下简称“一信社”)发行的个人记名式股票50股,股金总额5000元。股票规定实行保息分红,股息按一年定期利率计算,根据年终盈利情况分红。但是在1996年一信社加入南昌城市银行后分红就没有了,股票也没有按规定收回。
 
       时隔30年,当年价值不菲的股票凭证已成废纸一张,无论是已合并为江西银行的一信社,还是人民法院,都不承认老人所追讨的分红。
 
       奔走20年只为拿回30年前的股票钱
 
       这位古稀老人就是家住南昌市的杨定芳,他向江西商报记者讲述了自己20年的“讨债”路。
 
       杨定芳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只想在我死之前看到我当初投的钱有着落。”而他“追债”的对象就是现在的江西银行,之前的南昌银行、南昌商业银行,最早的一信社。
 
      据杨定芳介绍,他在1986年和1988年分两次通过中国工商银行南昌市信托投资公司,买进一信社个人记名式股票50股,股金总额5000元。股票规定实行保息分红,股息按一年定期利率计算,根据年终盈利情况分红。股票背面也载明:根据社章规定,股票总额暂定为三十万,每股一百元;认股三十股以上者为当然股东代表,股东申请贷款符合信贷原则,可享受优先权;股东有特殊情况可退股或继承股权。
 
       开始十年,一切都是那么顺利,一信社也每年按规定给与分红。转折发生在1996年召开股东大会后,对一信社资产重新进行分配,分配所得资金重新入股,申请加入当时正在筹备的南昌城市合作银行(后改名为南昌商业银行)。加入南昌商业银行后政府按当时规定核算杨定芳股金为19800元,一信社向其发放300元,剩余全部当做入股金额,重新入股南昌商业银行。
 
       而对于这次分配杨定芳觉得是有问题的,他说;“当时一信社拥有1.3亿总资产,其中1147万净资产可供股东进行分配。
 
       然而当时一信社只是拿出其中450.4万元初次配股,其余部分继续单独经营。但是拿出来分配的那部分原本应该是分配给40余名原始股东的原始股票,却突然变成607人配股送股。”杨定芳就此认为有560人侵吞了原始股东的合法权益。
 
       在杨定芳看来,那些单独经营的部分,股东应该继续享受分红的权利。而现实却是,从1995年成立南昌城市合作银行后,一信社就是单独经营,2001年交商业银行统一经营,在1997年按原始股权发放了一次分红,5000元原始股获得红利742元,以后几年就不了了之。不分红、不计息,也不拿配股余额给予。当股民问起剩余资金,银行方面回答含糊,只是说这是商业秘密。
 
       “ 现在我们股东要求退股,收回原始股票,这也是符合政府部门当初制定的退股精神的,而商业银行合并的45家合作信用社都收回了原始股,就一信社的还在股东手里。”杨定芳说。
 
        三上法院终无结果
 
       江西商报记者看到,杨定芳手中股票每股面值100元,股票上还盖有发行单位——一信社的钢印和代理发行单位中国工商银行南昌市信托投资公司的公章,发行日期为1989年10月20日。
 
       但是一信社早在1997年就和其它南昌城市合作信用社合并为南昌市商业银行,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杨定芳再也没有领到过股票分红。于是杨定芳在2004年向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南昌商业银行更正1996年的配股错误,并确认其应享有的实际股权。
 
       西湖区人民法院经过多方调查取证,认为南昌商业银行组建为“吸收合并”行为,即吸收原信用社经过清产核资的资产和负债,而不是概括地继承原信用社的一切法律关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规定,判处杨定芳在南昌市商业银行享有股金金额250222元。
 
       一审判决之后,南昌商业银行不服此判决,2007年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辩。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杨定芳及一信社其他股东在1996年重新分配过一次配股数额,并向其核发了新的股权证书。虽然这次配股发生在南昌商业银行的筹备过程中,但此次配股仍然是由一信社股东所决定的。而南昌商业银行不应该是此次债务责任的主体,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做出终审判决,撤销了西湖区人民法院的判决,驳回了杨定芳的诉讼请求,只判决南昌商业银行承担一、二审的诉讼费12640元。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结果令杨定芳无法接受,同年他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但是因为没有新的证据出现,江西省高级人民院直接驳回了杨定芳的申诉,维持南昌市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
 
       从此之后,杨定芳就开始一路上访,但是各个单位就像踢皮球,每次都是给他开一封无关痛痒的介绍信,就这样持续了近十年的时间。杨定芳无奈地说:“最后一次,他们让我去找其余的六百多位原始股民,和他们一起去协商解决。但是时隔这么多年,可能有些人都已经不在了。就算在的我也不认识啊。”
 
       股票将成废纸
 
       据江西商报记者了解,1986年左右,南昌市平均月薪只有六、七十元。而现在,根据2016年全国夏季求职月薪排名公布的数据显示,南昌市平均月薪达6200元左右,比当年高出约百倍。以如今的市值来算,杨定芳的股票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一笔巨款,然而,在追讨无果的情况下,当年所付出的血本终将成一张废纸。
 
       为了搞清楚这些股票是否还具有价值,江西商报记者试图联系江西银行,但工作人员要么说时间太久不知道,需要上面领导调查核实,要么以工作忙没时间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对于这些股票的债务问题应该由谁来承担?杨定芳怎样才能拿回当初投资的钱?带着这些问题,江西商报记者咨询了法律方面的专家。据介绍,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公司合并时,合并各方的债权、债务,应当由合并后存续的公司或者新设的公司承继。”从这个方面来看这些债务应该由南昌市商业银行承担没有错。但是,杨定芳与一信社的配股纠纷是在1996年产生的,而一信社加入南昌商业银行是在1997年底,并且一信社在并入南昌银行之后还独立经营两年,在1999年还有分红。所以这些债务的最终归属问题,还要看别的证据和当时的政策。
 
       此次问题最大的焦点在于原始股权的配股问题,对于这一问题,江西商报记者采访了江西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吴艳艳。据她介绍,对于一般的“吸收合并”问题,吸收单位必须得先接受原来单位的债务问题,之后才可吸收其股份。此次事件中,一信社被“吸收合并”后还曾单独经营三年,这就要看其在经营中的法人归属问题。如果一信社在经营中,法人归属于南昌商业银行的话,那么此次债务就应该归属当时的商业银行。现在商业银行也不复存在,这些问题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西企业家网

标签: 无门 废纸 年前